中文
焦点图片
马房管理

北京小伙墨脱养马

点击量:   发表时间:2019-04-30 18:42

  家境殷实的北京小伙子张博文大学毕业后参军入伍来到了这里。当他走入墨脱营区,第一眼就看到了一队骡马。在北京,这些可是稀罕物。强烈的好奇心外加13份申请,终于让他如愿成为骡马运输班的一员。

  墨脱,藏语意为“隐藏的莲花”。墨脱的地形险峻奇拔,2013年10月31日之前,这里还不通公路。

  家境殷实的北京小伙子张博文大学毕业后参军入伍来到了这里。当他走入墨脱营区,第一眼就看到了一队骡马。在北京,这些可是稀罕物。强烈的好奇心外加13份申请,终于让他如愿成为骡马运输班的一员。

  “马垫四块,整齐铺在马背正中,其间要不停给马喂稻谷,这样马才不会动;然后放马鞍,右手拉肚带、左膝顶马腹、左手使劲将肚带勒紧,一定要勒紧,不然骑上去不稳当……”班长李诚宝一边念着上马鞍的要诀,一边做示范。可轮到张博文上阵时,却咋也套不牢,还多次被调皮的骡马踢翻在地。

  满腔热情却无力施展的张博文有些泄气。“戍边模范营的兵,要有戍边人的劲。”听着班长这句口头禅,张博文抑制住想哭的冲动,决定再难也要咬牙坚持。

  去年夏天的一次物资补给任务中,张博文和战友赶着骡马往格林哨所运送物资。马队缓慢通过一处羊肠小道时,左边是陡峭的悬崖,右边是深不见底的山谷。军马“赤兔”在过近90度转角时,被迎面奔来的一头牦牛惊得连连后退,连人带物拖行了四五米后才慢慢停下来。这几步,直接将张博文挤出了悬崖。还好他眼疾手快,紧紧抓住捆在马背上的包裹,才没有直接掉进深渊。

  一次巡逻,军马“乌锥”一脚踩进一堆乱石丛中,蹄子被硬石夹出了血。张博文忙给“乌锥”包扎上药。回到营区,张博文发现“乌锥”蹄儿上有淡淡的白色液体流出。他撕开白布,一股恶臭的脓水射了老远,还有一些蛆虫在腐肉里爬来爬去。张博文胸口一阵翻滚,哇啦哇啦将头天晚上吃的饭吐得干干净净。张博文找来镊子将蛆虫一根根夹出,一边夹一边不停干呕。清理完蛆虫后,他又用酒精消毒,最后才小心翼翼地进行包扎。在他的精心照料下,“乌锥”的伤口上终于长出血红的嫩肉。那些天,张博文给“乌锥”泡奶粉、煮盐水,半个月下来自己瘦了4公斤,却与骡马“日久生情”。

  时间长了,他手下的“兵”受伤了或感觉不舒服就会主动来找他。一天站岗,骡子“的卢”跑过来不停地蹭他。他感觉奇怪,仔细一瞧,原来它蹄子上踩了一个铁罐头盒。于是便出现了这样一幕温馨的画面:高壮的骡子站在那里,听话地把腿放在张博文膝上,任由他用钳子小心翼翼地取出罐头盒。

  战友是最值得信任的。骡马胆子小,没走过的路不敢走。营门口新修了条水泥路,它们死活不敢上前。张博文在水泥路上来回走了好几遍,它们才小心翼翼地迈脚跟着。过巡逻路上新修的桥,也是如此。

  但骡马保护主人的胆子很大。一次去某边防站运输物资,马队在一崖道口却停滞不前了。忽然,伴着闷雷般的轰隆声,几块大石头滚下,接着一片沙石滑下。原来是滑坡了,幸好马队没有前进,要不后果不堪设想。吓出一身冷汗的张博文,不断抚摸着“黄骠”的头表示感谢。不仅如此,老百姓养的狗多,每过一个新地方,狗便围上来吠,骡马总是用头护着张博文,屁股朝外打转,处于防御状态,后腿随时准备踢那些欲扑上来的不速之客……

  艰辛的戍边生涯,使张博文从懵懵懂懂的“大男孩”,变成了一颗深深嵌在祖国版图上的铆钉。大多时候出远门,他5点多就起床喂马,加固马掌、套马鞍。

  最忙的时候,要数运输弹药、过冬物资和年货。任务紧急时,张博文和战友们整天穿行在崇山峻岭间,晴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泥,没穿过干衣服,累了靠着大树缓口气,渴了捧起溪水就喝。身上的蚂蟥看得见的随便拔两下,看不见的只有任其吸食,到达目的地的头几件事是给骡马饮盐水、清除蚂蟥、消毒伤口,然后才顾得上自己,脱下的衣服常是血迹斑斑。

  孤岛的戍边生活,在张博文身上烙下了很多印记:脸上被骡子烙下的三道疤,身上被蚂蟥、毒蜂袭击留下的密麻小洞,被荆棘刮、石头划的累累伤疤。虽然后来墨脱通了公路,但很多边防点还是一条崎岖的小道,经常看到两个人,几匹马穿行在山林里运送着物资。这其中,肯定会有张博文。

  经常有新兵问我,马为什么和你这么亲?我告诉他们,那是因为我将它们当成了战友。虽然它们不会说话,但也有自己的一套情感表达方式,高兴了,拿脸蹭你,生气了,用蹄子蹶你。当我有了烦恼时,它们又成为了我的倾诉对象。正是因为有了它们的陪伴,寂寞的巡逻路不再孤单,这段经历也是我的军旅生涯最浓墨重彩的一笔。